[高级搜索]热门搜索:     西游天下  西游记
当前位置:web新闻

「作家合同争议」事件回顾,他们是背锅侠更是改革者

发表时间:1589092144 浏览:1次 评论:

01

最近,阅文集团与网文作家的合同条款在网上被踢爆引发巨大争议。这几乎是互联网文学行业问世以来,影响最广泛的事件之一。我觉得对阅文甚至网络文学产业的未来也不全是坏事,从目前刚上任的阅文新管理层的处理以及事情的走向来看,反而可能会推动中国网络文学迎来新的春天。

在我看来,这些据说2019年9月就推出的合同条款,有被误解之处,也确有不合理的地方,虽然是行业通病,但作为国内绝对的头部网文平台,此次旧合同风波直指阅文,阅文也不算冤枉。

我只是很同情程武带领的新管理层,4月27日刚上任,4月28日,合同事件就爆发了,还被很多人误认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甚至被说成是腾讯资本入侵,但其实是新班子遇到了老问题,其中还有一些势力的故意煽动。

阅文新管理层自然成为了这些老问题的「接盘侠」以及舆论攻击的「背锅侠」。不过,他们的态度和举动,我觉得,更像是有魄力的「改革者」。

接到作家群体的诉求之后,新管理团队第一时间响应并声明此次团队调整就是要对行业弊端进行革新,让平台与作家关系对等。除了两次及时的发声,还召开了一个专门的恳谈会,在速度和态度上能看到解决问题的务实性和决心。

外界对新团队怎么看?我们就看看最理性的资本市场。股票价格从公布接任前的30.15港元,上涨到5月8日收盘价37.40港元,涨了24%。市场显然也对新管理层非常看好。 

但此次波及范围甚广的「合同风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接下来带大家吃瓜的同时,厘清真相、思考未来。

02

事情还要从4月末阅文集团高层调整说起。

4月27日,阅文集团高层大换血,包括吴文辉在内的高层们「荣退」,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接任了阅文集团CEO一职,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在程武的公开信和阅文通稿里均明确提出「会继续维持、巩固付费阅读的模式」。但全面转向免费的谣言还是被煽动了起来。

4月28日,网上又突然出现了许多截图,说是阅文集团推出针对作者的「新合同」,其中被指存在不少「霸王条款」,同时开始在龙空等垂直论坛、微博、知乎大量出现谣言,把所谓新合同与新管理层联系了起来。

事实究竟如何呢?

所谓「新合同」其实是上一任在2019年9月就推出,只是在管理层更替这个时间节点被拿出来讨论了而已。而且横向对比阅文之前的合同,以及其他网文平台,其实关于外界最关注的著作权的授权、授权期限、利益分配等绝大多数问题,合同条款都差不多,换而言之,这些都是老问题,都是行业共性问题。

当然,阅文作为行业巨头,其与作家之间的相处之道,也将成为行业标杆,决定未来的行业发展方向。阅文的新管理层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于是在第一时间积极解决问题。

4月30日,阅文新团队首次发声,发布致作家的公开信,申明「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继续稳固和深化付费阅读粉丝生态将会是阅文发展进化的基础。阅文会继续基于现有的商业模式寻求创新,而前提一定是更好地保障作者权益,会采用像访谈沟通等更多沟通方式和渠道,充分了解作者意见,会邀请作者共同参与创新模式的讨论和发展。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广大作者和读者的。

5月1日、2日,网络造谣还是一波接一波,力度不断加大,串联、攻击均有出现,甚至有人私下联系知名人物,撺掇发声。知名编剧汪海林也做出了发声,但后不久,显然经其本人核实之后,重新发了微博,表示关注写作者权益保护,但呼吁冷静面对、处理。

5月2日晚间,阅文官方发布辟谣声明,就合同的真实发布时间(2019年9月)、不会彻底推行免费阅读模式等做了澄清,同时宣布会于5月6日启动与作家的恳谈会,「共同探讨未来」。

5月3日起,网络造谣开始激化,有人公开号召「断更」,并且煽动和人身攻击更加明显。

5月5日,绝大多数作家正常更新,所谓断更节并没有多少作者真正参与。

5月6日,恳谈会召开,阅文发布官方新闻,介绍了与作家群体的讨论与共识,强调了对著作权的尊重,并且申明会在6月推出新版合同。

在5月6日的作家恳谈会上,新管理层表示: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对于作家应有的权力应该明确在条款里。希望结合作家恳谈和调研的意见修改优化,以保障作家的对等权益。

对于最受关注的「著作权」条款,程武明确表示,事实上,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并澄清和强调:「著作人身权,是作家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同时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家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对于有传言称阅文将改变网络文学作品的付费阅读模式,「强推免费阅读」,这意味着网文作家的收益可能受到影响,进而有读者担心优质的网络文学作家会因此越来越少、网络文学原有生态将遭到破坏。

侯晓楠坦言,「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其实,任何一个成熟的内容平台,都不可能以牺牲创作者利益来换取自身发展的。因为创作者收入有保障,创作才会有活力,平台才会有更多的好内容,开发出更多的IP,具备更大的价值。而在互联网竞争如此激烈的当下,不顾创作者利益的行为明显是作死,想想就知道腾讯不会这么傻。

03

网文作家对合同有意见,联合发个声,然后阅文解决问题,这样的理性协商与积极改变很好啊。但这次事件发展到裹挟普通作家,发起所谓的「55断更节」, 攻击作家、胁迫作家断更;造谣、网暴威胁读者卸载等行为,让人不得不怀疑这背后是有组织的煽动行为。

来看看这是什么样的脑残言论。

 

 

再看看这是多么有组织有计划的造谣生事。

 

我不觉得能写出让大家爱上的文字的人,背后是如此作为。要抗议那就是有理有据,堂堂正正的在网络平台上开撕。而上图那些人的做法不是在维权,是在给我们这些文人抹黑。

这些造谣者的「55断更节」也没有得逞,参与的作家实际上很少,多数作家是理性的,且对表达善意、愿意沟通的新管理层是抱有期待的。作为吃瓜群众,我们要对那些攻击不断更作家的行为,坚决说不!什么敌人、阶级、叛徒……谁这样上纲上线的诋毁别人,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由此,我们可以总结本次风波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方面在于网文产业发展二十年,旧有的运营模式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调整不足,问题不断积累,产业到了一个自我梳理的节点;

二是有别有用心者进行刻意的挑拨煽动,借题发挥。

因此,阅文新管理团队只是刚好撞到这个口上了。不过腾讯人还是尽显务实之风,新管理层的应对可谓「有态度、有举措」,态度是没有回避问题,回避责任,举措是及时沟通,并且最快速度征集各方意见、明确表态刷新合同。

04

平台和作家从来就不是对立的,而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从《第一次亲密接触》至今,中国网络文学行业逐步形成巨大的规模。统计显示,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量持续增加。2019年底,网络文学的读者已达4.55亿人,创作者高达1755万人。22年来,中国网络文学从最初的「星星之火」,发展成为如今的重要产业,离不开无数作家的努力创作,也离不开以阅文集团为代表的网络文学平台的保障支持。

夫妻俩在一起还免不了争吵呢,争吵后是矛盾升级,还是化解矛盾,就看双方是什么样的态度。阅文已经努力解释并且态度诚恳的表明自己要改了,那作家呢?想不想和阅文共同培养「孩子」,让他有可能成为像《庆余年》、《鬼吹灯》、《何以笙箫默》这样的IP?想,那就要着眼彼此的优势,作家最擅长的是写作,而平台除了可以孵化作品,也有更体系和跨领域开发作品的能力,大家可以商量着来,授予平台一定管理孩子的权限,他才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优势。

你们如果不能同心协力的培养你们的孩子,就要被隔壁家小孩远远超越了。隔壁家小孩是谁?短视频啊~正在和你们抢占用户时间呢。

其实,关于作者与平台的关系该怎么看,我觉得薛军最近有一个分析还是很有道理:「很多人之所以对网络文学平台制定的各种交易条件、合同条款觉得不公正,一个原因就是用传统的'作品'的形成机制来看待新时代的网络文学的生产机制,觉得一个作者写了那么火爆的作品,居然很多权益都被平台拿走了,这是不公平的。

但实际情况很可能是,现在的写作与先前的并不太相同,而平台在其中占据了一个关键的作用。现在的网络写作模式,基本上不再是一个人躲在家里一下子写完,然后完整地放到网络上去就是一篇好作品。

绝大多数创作带有回应性的特征:平台一定的前提条件,比如你把前几章写出来,挂到平台上,看各种反响,点赞、阅读量、打赏等等,如果呈现出比较好的势头,则平台可能对你进行定向推荐,给你更好的展现位置,甚至会引流,让更多可能的读者(这要依托平台的大数据分析能力和算法支持)来关注你,这相当于为你寻找读者,共鸣者。

在平台引流和引导关注者的过程中,作者会从与读者的评论、互动、反馈中持续调整怎么把后面的内容写得更加让人喜欢,使得作品更加火。就此而言,平台为打造一个成功的IP需要花费很多资源,需要配置各种技术性条件。在这种情况下,判断平台与作者的利益划分是否合理,是否有失公平,是否属于霸王条款,当然要考虑这些因素。」

传统的作品发表相当于别人用你已经养大成人而且还得养得很优秀的孩子来干活,然后给你付钱;而现在的网文平台是和你一起培养孩子。所以,不能用传统的作品形成机制和权益机制来简单地套用于当下的情况。对新问题新事物,大家还是需要有开放的态度。

05

中国网文是与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演艺并驾齐驱的世界四大文化产业现象。关于未来,只有打造更多的IP,让IP开源,才是王道。从游戏到动漫、影视的突破,这一变化只有依靠腾讯生态,因为他们拥有最大的产业链。

程武作为泛娱乐和新文创的创导者,全面负责腾讯影业、腾讯动漫、腾讯电竞的战略规划日常运营工作,以及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市场体系工作。确实是带领阅文发展、发挥阅文更大价值、帮助更多作家实现更多收益的最好人选。

程武等人的上马就是希望通过联动包括腾讯在内的广大行业合作生态,不仅继续巩固扩展付费阅读,为IP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同时通过更多资源支持新模式探索,为更广泛的作家创造更多元的回报。

文学本就不是网络时代最受宠的模式,它其实是弱势的。但中国网文的发展是个奇迹,而缔造这一切的既有大量写作家的努力,也有平台和生态的力量。

一个产业的持续发展,就是要不断面对问题,不断解决问题,老一套不可能一直打通关,之前的付费阅读模式创造了这个产业,但伴随着移动阅读、以IP为基本单位的文化生产方式的变革,短视频等新文化产业模型的出现,网文产业确实到了需要变革的门槛之上。

这次「夫妻争吵」,很可能解决你们结婚以来20多年的沉疴,让你们的关系进入全新的阶段,对于其他「夫妻」也是示范作用,整个行业都会由此焕然一新,意义远大啊。

给主动提出问题的作家点赞,也给态度诚恳想要解决问题的阅文新管理团队点赞。希望作家们能多给阅文一点时间,我也会一直关注这件事。一个月后的新合同,如果条款不能照顾到作家利益,那我这个「作家」第一个不愿意!

如果用历史的眼光、发展的眼光去看,此次合同风波很可能是网文产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新阶段的起点。终有一天我们会忘记今天的所有谣言,但会记住阅文平台与作家群体共同努力、平等讨论,为这个产业发掘出新的活力,推动它继续向前。

本栏目关注更新

    更多也许您喜欢玩